联系我们: (800) 000 000 0000

关于

  这篇文章的影响力,足以让长生生物使用一切手段把“兽爷”送上法庭,这也是文章走红后他保持低调的原因。长生生物的董秘第一时间做出回应,但是只是指责这篇文章没有新东西,只是拼凑了过去的报道,并没有发出“报道不实,将诉诸法律”之类的强硬指控。

德国一军舰发射导弹 驾驶室舱外被烤焦

  长生生物董秘的回应很及时,也很无力,然而这个回应也说出了某种事实:“兽爷”只是集纳了过去的信息而已。《疫苗之王》的写作,其实是专业媒体报道的文本样式,采用的信息主要来自三方面:相关财经媒体的报道,政府过去对问题疫苗的处罚通报,以及长生生物自己披露过的财务信息。

家居设计

  这次疫苗危机也持续到这一点,其实,它并不是一个短暂的几日战役,而是专业媒体像猎狗一样,长期跟踪的结果。譬如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关注生物制药版块的问题,至少已有四年左右的时间。2013年底乙肝疫苗事件发生后的短短一两个月时间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即对另一位资本大佬杜伟民发迹史有过报道:《深圳康泰20年股权几经变更成就‘隐形富豪’杜伟民》。

  对于“总统府”卫兵把臂章反挂,有网友打趣称“他自己转头看觉得是正的”。